“且听下回分解”——“新闻连载”的实践与启示

现代新闻传播讲求“过瘾”,强调“让读者一次看够”,不仅交代新闻事实的来龙去脉,还触及其本质,甚至加上“相关链接”,带来有关其他信息。但“新闻连载”反其道而行之,它有意将完整的新闻分割为若干篇幅,充满疑团与悬念,以“且听下回分解”引起读者的兴趣,增强对报纸的关注,可谓独辟蹊径。

《洛阳晚报》从2008年7月开设“新闻连载”栏目,一年多来发稿50多篇。它与报纸的其他新闻形成反差,让读者摆脱“速读新闻”的习惯,凸显“快中有慢,动中有静”的阅读亮点。

尝  试

作为一种文体,“新闻连载”早就见诸于报端。1986年洛阳长江漂流探险队勇闯虎跳峡轰动全国,《河南日报》连续刊出《来自长江的报告》20篇,推波助澜。1987年的黄河漂流,《北京晚报》、《天津日报》等各大媒体纷纷以连载的形式予以报道。可见,新闻连载往往与重大事件相伴,它的号召力在于显著性。

但,连载的新闻是不是必须有显著性?不尽然。一次偶然的版面安排引发了社会的强烈反响,给了《洛阳晚报》编辑部新的思路。

2008年7月,一位韩姓犯罪嫌疑人在潜逃13年后主动联系记者投案自首,其机会稍纵即逝,其情节曲折复杂,其感情真挚细腻,记者据此写成《“浪子”回洛自首纪实》长篇通讯,共1万余字。当时,由于版面所限,晚报只得分10日、11日两天刊发。谁知,10日上篇一见报,立即成为全市街谈巷议的中心,广大读者打来数百个电话,纷纷打听犯罪嫌疑人的现状,家人、孩子的情况等等。11日下篇见报,人们更是先睹为快。

无意打个“时间差”,却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晚报编辑部认识到,新闻,原本也可以这样写,这样刊发。以洛阳的城市规模,重大事件不常有,但类似的事件常有,我们完全可以运用新闻连载这一形式,把新闻做足做透。

当月,《洛阳晚报》即设立“新闻连载”栏目,从此,晚报上连载的新闻一发而不可收。

题  材

消息、通讯、言论,这是新闻的“老三篇”。所谓的“新闻连载”是什么?除了显著性,其实就是具有情节和悬念的事件通讯。《洛阳晚报》发的这种事件通讯主要有两类题材。

一是侦破案件。如《让废墟开口说话》,说的是某地发生火灾。看现场,怎么看都像不慎失火。但刑警经历艰辛的排查侦破,在废墟中发现蛛丝马迹,最后,犯罪嫌疑人浮出水面,原来,这是一起故意纵火杀人(未遂)案件。《焚尸背后的孽情》也很蹊跷。在豫西山区发现一被焚女尸。无名、面目全非。但侦破人员却从当地老乡的嘴里套出他曾见过一对外地男女在此处徘徊的线索,最后辗转西安,扯出一个“第三者插足”的犯罪事件,拘留了嫌疑人。

二是离奇的社会新闻。《山村怪事》,讲述一山区的一个偏远山村接连发生离奇事。先是某一家夜半经常出现锅、物什挪动现象,后来发展到邻居家,以至全村人心惶惶,不可终目。其间,又有好事者称这是“鬼上门”,声言要“捉鬼”,趁机宣扬封建迷信,搞得乌烟瘴气。后来总算真相大白,原是一村民患有精神病,常昼伏夜出之所为。《村里闯进三头牛》说的是某山村一天大摇大摆进来三头牛。牛从哪里来?是谁家的?不知道。淳朴的村民一商议,3家一家领养1头,等待失主认领。多日后,远在百里外的失主才寻上门。原来,此牛曾被窃贼偷走,半道上贼被发现仓皇逃窜,牛自己摸到了这个村。

一般来说,侦破案件、离奇的社会新闻是新闻连载的主题。但有很多时候,事物的发展并不如预期,有的会自生自灭,有的会出现尴尬,有的甚至带有负面影响。因此,记者必须适时介入,引导舆论,促成事物向好的方面转化。

在《“浪子”回洛自首纪实》一文中从头至尾都有记者的活动。事实也的确如此。是记者与犯罪嫌疑人取得联系,是记者找到了嫌疑人的老母亲并促成母子电话对话,是记者辗转西安接回了嫌疑人并为其儿子上了户口、安排就学。可以说,没有记者的参与就没有该“浪子”自首,就没有这篇扣人心弦的成功报道。

《蹊跷的肾结石》也是一篇记者参与的成功之作。3个农民工在某医院先后被诊断患了“肾结石”,两个人还做了“碎石震荡”,这件事引起记者的怀疑。记者假扮病人去检查,也被诊断为“肾结石”。当然,所谓的“肾结石”子虚乌有。记者的参与揭露出这家医院的医护人员内外勾结、骗人钱财的极不道德行为。最后,当事人被开除公职,广大读者拍手称快。

启  示

启示一:开掘新闻事件

前面说过,新闻连载是具有情节和悬念的事件通讯。那么,要运用新闻连载,必须至少符合以下两点要求:一是有一定可开掘度的事件,二是事件本身情节曲折或足以感人。面对大量的“原生态”新闻,记者必须挑选、甄别、开掘。新闻连载能否成功,关键是看记者选择的角度,开掘的深度。从谋篇布局上看,要注重山重水复、柳暗花明的戏剧效果;从具体描述上,要有造成谜团、露出破绽、引发想像的细节。当然,不是所有的新闻事件都能写成新闻连载,对那些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式事件,选择放弃是明智的。

启示二:借鉴讲故事

看过章回小说或听过说书的人都知道,每每到了紧要之处,往往便是嘎然而止,“且听下回分解”。这种“按下不表”充满悬念,使人欲罢不能,这就是讲故事的方法。讲故事要情节跌宕起伏,方能娓娓道来,要在段落衔接处设置悬念,才有牢靠的“粉丝”。写新闻连载与讲故事有异曲同工之妙,关键词就在于情节、悬念。讲故事可以添枝加叶,过分了可以一笑了之,但写新闻不行。新闻要处处以事实为依据,这方面,如何让情节和悬念妙笔生花,要考验记者的功力。

启示三:力争做“独家”

新闻资源,媒体都有权利共享。做其他体裁很简单,谁先发稿谁是赢者,但新闻连载不是这样。新闻连载一般发稿也要3篇以上,持续3天以上,极有可能在你津津有味地说到半截,其他媒体便将这个事件合盘托出,让你十分尴尬。因此,新闻连载要力争做独家新闻,参与其中,又在其中发挥作用,杜绝“跟进”。

有人说,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信息过剩注意力稀缺的时代,而媒体偏以争夺人的注意力而求得生存。吸引读者的注意力,新闻连载是大可一试的形式。

作者:徐晓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