覃业文:我所理解的篆书

覃业文,男,笔名海波,字云天,鼎汉堂主。湖南石门人,现为空军某部现役军官,系空军书法研究院艺术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中国国学研究会研究员。

作品入展中国文联和中国书协主办的:第三届中国书法兰亭奖”艺术奖”,第三届中国书法兰亭奖”尧山杯”新人展;全国第二届隶书展三等奖;全国第四届楹联书法大展;全国首届手卷展;全国”三晋杯”首届公务员书法篆刻; “纪念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全国书法篆刻展,全国第四届百家精品展;首届全国楷书名家邀请展;”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00周年全军书法展”一等奖;全军第五届书法展二等奖;纪念中国书协成立30周年中国书协会员优秀作品展;空军首届青年10人书法联展,被中央3台,7台进行专题报道,首届兵马俑杯国际书法大赛评委,其作品被中南海,国务院办公厅,中央军委办公厅,中国历史博物馆等国内外多家权威机构收藏,传略被收入中国书法,书法导报,书法报,空军报,解放军报等90多种报刊杂志和作品集中。

中国汉字,如果从仰韶时期的大汶口和半坡文化算起至今大约有6000年左右的历史。期间,经历了夏、商、周、春秋、战国和秦等朝代,以甲骨文、金文、石鼓文、秦刻石、楚简书为代表的字体,统称篆书。就金文书法而言,它是对青铜和其他金属混合铸在青铜器上的铭文的统称,亦有随器形称呼为钟鼎文的。其实,铭文不仅限于钟鼎,在其他青铜器上也有,故称钟鼎文并不确切。在殷商时代,青铜器的数量和种类已具有相当规模,但是长篇铭文并不多见,就出土青铜铭文最多的要数毛公鼎,毛公鼎是西周宣王时期的铜器,清道光末年出土于陕西省岐山县。鼎内壁铸有32行共498字,其内容大意是:周王通过对宗周开国盛世的回顾,感叹时政的艰难,为了中兴周室,策命重臣毛公,要忠心佐王辅国,毛公为周王所委之重任并受周王丰厚赏赐而感恩,特铸鼎记事。李瑞清曾高度评价说:”《毛公鼎》为周庙堂文字,其文则《尚书》也,学书不学《毛公鼎》,犹儒生不读《尚书》也。”毛公作器,洋洋洒洒,语重心长,铭文再现了宣王中兴,选贤用能的情景,铭文章法系拓印所致,应该以正常的规范写法来理解作品和字形取势。需要说明的是铭文已有残泐,拓本所见并非原貌,充满金石古气的线条也不像颂鼎、颂壶那样。其实这是常见的三次完成,即:书写,铭文制作,锈蚀残泐的掩饰。不管怎样,现有状态的《毛公鼎》是一件金文书法的艺术珍品。我们没有必要追寻它的墨迹和器成后光鲜状态。问题在于如何更好地认识和把握,这是鉴赏和学习的关键所在。

秦封宗邑瓦书,作于秦惠文王四年,1948年出土于陕西省户县,瓦作平板状、长方体,中间厚而首尾薄。瓦书是先用细泥制成瓦坯,待其半干后用锋利之器刻字,在经高温窑烧而成。瓦之正反两面刻字,字内填朱,共9行,121字,是陶文中最长的一篇,实属罕见。此瓦书是策封宗邑的正式文件,内容记载了右庶长封邑的经过,为研究秦国土地制度提供了珍贵的历史资料。瓦文字取纵势,有大、小篆的结构取势和汉篆的意态,表现了这个时期文字的随意性,因书写率意而奇正自然,大小参差,不拘一格,但大体上趋于规整,已开秦始皇统一六国后的秦诏版书风之先河。

在我的学书生涯中结缘最深的是篆书和隶书,故斋名”鼎汉堂”是也。我主张研习诸体,而厚积薄发。就篆书而言,我以《毛公鼎》为根基,参以甲骨文、金文、汉篆,旁涉砖瓦、楚简文字于一体,以润其体,滋其韵。篆书的临习,应以中锋行笔,铁画银钩,力透纸背,始转笔管,气达毫端,以求锥画沙、屋漏痕之效,追求金石味和苍茫感,加之丰富的线条变化,增强作品的灵动之气,所谓动静相宜是也。一件赏心悦目的上乘之作往往来于一流的结体、线条与合理的章法,坚持对传统的继承和学习是永远不变的书魂。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作品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