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永新:艺以载道——浅谈《泰山览胜》的创作心得

盘古开天辟地,造就世间万物,肢干化为五岳,其头颅化为泰山,故而,泰山被喻为”天下第一山”,尊其为五岳之首。

常言道“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我时常到泰山写生,作为山水画家,必须胸襟、心灵所见要高,并始终受自然之蒙养,参天地之化育。有时候,静静地望着苍茫的泰山,心中总有一种莫名的悲欣,我知道,那必定和自己所经历的艺术创作有关。随着对泰山认识愈深入,愈感觉其雄浑苍茫,不知从何画起。

我认为,传统笔墨发展千余年,形成了许多程式化的语言符号,历史上画泰山的画家多为拿来主义。如何表现泰山的气势磅礴?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为此,我查阅了许多关于泰山的资料。当梳理完纷乱的思绪,我清醒的认识到:必须在笔墨上作突破,并从前人诸多的技法中,提炼出自己描绘泰山的语言符号。伟大的作品永远是写实的,这里所说的写实不是指技巧或者形式,而是精神与感情上的写实。

尝试许多方法后,我决定加强对山、石、松、林的刻画。采用直笔中锋、拖笔中锋来表现泰山的挺拔和高远。先用炭条勾勒出大轮廓和定位,用大号笔沾墨,在七米多长两米宽的宣纸上,蕴生气生机于胸襟,发于笔端,生生不息于笔下。在笔的走势中,勾勒出山石物象的结构、形体,来塑造泰山的洋溢与润泽,诸峰直接的相对向望,山体之间的浑然相应,将云海翻动,气势磅礴的壮丽场面呈现于画纸上。

经过两个月的努力,一幅气揽山河的“和”之道泰山图展现在眼前。它跌宕起伏却又婉转细腻,它局部复杂却又整体统一。景意相生,虚实相生,笔墨相生。泰山中有我,我中有泰山,物我相惯。这种“和谐”正是东方神韵中最核心的精神内涵。

宋代郭熙云“君子之所以夫爱山水者。其旨安在?丘园养素。所常处也。泉石啸傲,所常乐也;渔樵隐逸,所常适也;猿鹤飞鸣,所长亲也。”凝视这张《泰山览胜》,是那么的自由、自在、自我、自得、自乐,呈现出我心灵无比的愉悦。我爱山水于三十年耕耘,今又耕耘在山水画探索之中,其无穷乐也!(文/徐永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