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振国:艺术断想

中国画之“形”,是澄怀观道,“卧游”之后的一次又一次提炼,是“胸次”获得,在山水中又是丘壑的获得。个人的业力不同,“形”的获得肯定不同,但一定是在一个具有共识的高度,难度的审美平台上的个性的发挥,也即所谓的个人风格的获得,历来大家也都是在一定的前提下才有其强烈面目和个性的,由此涉及到几个方面:

1、“澄怀”才能观道,非西方当代艺术的情绪发泄,原始本能再表现,而是“在心灵上不断建设”达到“一心不乱”“专心抱一”。

2、一定有共识的共性平台才能谈个性。中国画就必须符合中国审美的基本规律,“形”的规律、笔墨规律、立意规律、造境规律等等。还应与个人对诗词、文学、书法、哲学理解始终保持高度统一,互为作用。董其昌所谓气韵生动不可求,是生知,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自然可得。

3、作品是“卧游”的表现,非视觉的照搬,是“用心照见”、“明心见性”、“观道”后的表现,宗白华说:“是心灵俯仰的眼睛”。但又不是隔离现实的“唯形式主义”,所以不会去画西方超写实、纯抽象等物我相离的“设计概念”绘画。而是在自然中通过个人灵性的发现、提炼,是追求“诗化”表现,寻求“第二自然”的快乐过程、是“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寄乐”,“悦人”获得精神自由的快乐过程。文同自称有“病”,通过画竹,一次次找得“乐”,去了这个“病”别人再求其画竹,文同认为病好了,何须再画竹。就是指这过程。也必须找到主体、客体、胸次三者互相的最佳关系。所以人与自然物我相容,人与作品相互表达。作品也肯定是“以形写神”“心手相凑而相忘”的一种“似与不似”、“神托”。

4、自古以来中国画学习方法没有太大改变。第一步“师古人”已是上乘,整理消化古人的经典图式,严谨笔墨配置,也是确定高度、难度的保证,这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第二步,进而“师造化”,必须在不断师古人的严格训练下,才有可能“师造化”,否则必被造化表象所迷惑,师不了造化,谈何“得心源”。真做到了,作品必是有感而以,必是真、善、美的,反之,必是假、恶、丑的。第三步,再进而观照自性,此为最难。要从本质上改变自身气质,脱胎换骨,终而才有可能“明心见必一”,在别人不得处,可以“迁想妙得”、“目识心传”获得“胸次”。所以“人品高,画品不得不高”,别人刮目相看,也是因本质改变。所以作品本身与时代风尚无关,是与个人“见性”程度有关。你“见性”了,你的作品就是“不古不今”,有古意(审美标准),自然不流美,自然不“甜俗邪赖”。你功夫全面,然后“打成一片”,你自然是在高度、难度上建立起来的独步画坛的“不古不今”大家。我看,关键还是在功夫,是画内、画外功夫问题。不能光靠才气,光靠才气终会“江郎才尽”的。

冯振国

2011年5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