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华立:砚边杂谈

画家要有自己的想法“不怕画不好,就怕没想法”。画画学别人的优点,但要有自己的个性与画貌,正所谓“取百家之长,熔于一炉”培养自己的个性。这种个性既不是找出来的也不是有意作出来的,而是多年形成的,就像一个人的性格是一种自然流露。画画不要刻意的去追求所谓的风格,一个人的画风在某种程度上是其人格的自然体现,其所积累的学识、艺术品味,审美追求与生活态度都会直接或间接的影响其艺术个性,正所谓:画如其人、其学、其志。

画要有个性、有面貌、有自我,常言道“画画有十个优点不如一个特点”艺术需要百花齐放。艺术没有对错,只有好坏和雅俗之分,艺术的价值在于个性和差异,艺术的个性和自我修养达到一定程度就形成了风格。一个画家一但有了风格,同时就会带来习气,习气就是一种习惯势力,这种习气有好有坏,但要有所

认识,不要习以为常。艺术家只有不断地否定自己才能成长,克服习气争取达到“熟后生”的境界,只有“熟后生”才是艺术的高境界。

(二)

当代美学家宗白华在《美学散步》中提出:“艺术家的使命是在形式中注入生命” 。作为一个有思想,有抱负的艺术家,要在作品形式中投入真情实感,注入生命;要在艺术作品中投入生活化的真感情。如不付出真感情,作品是不会打动观众的,常言道“己情不动,何以动人” 。真正的不朽之作,是燃烧艺术家的生命才能创作出来的,不论是罗丹的《思想者》还是凡高的《向日葵》都是如此,是在形式中注入了生命。

(三)

现代城市化进程不断加速,城市已经成为我们社会生活的主体,艺术创作对象必然也要符合时代的需要,反映现实生活中人们的生存状态。画我们现实生活中的人群,一切都将是顺其自然。如今,世界文化的交流与融会。西方绘画的造型及色彩与中国特有的水墨意向追求,在对都市主题的表达上更容易传达新意识,展示创新性,塑造出新形式与新的审美趣味。我最近画的都市题材作品,就是强调用笔上的“墨色”变化,追求墨韵,在画面色彩上也强调“素” 、“淡” ,很少用色,大都在背景或“道具”上略施以色彩,画面有一种现代感的水墨回归与质朴。

(四)

作为一个新时代的画家的使命,就是要通过观察生活,反映生活中的一切物质的、客观存在的东西,通过自己的作品,给予精神的、情感的真实转换与传递。

每个人都有一方自己的精神家园,艺术家创作自己的作品也是在用真挚的情感,在个人的心理空间中探求心灵的运行轨迹,构建与丰富着自己的精神家园。在我的生活中,许多令心灵感动而难以言表的东西,往往成为艺术作品的主题。而将浅表意义的艺术理解与法度转化为,融人格为一体的精神之中,则是画家对更高精神层次的追求。

好的作品要和生活拉开距离,特别是当今照相技术如此发达,我们没有必要和照相机较劲。画越象“画”越好,画如果象照片,那它的存在意义就不大了,也就“俗”了,特别是中国画讲求“移貌取神”。

艺术灵感的诞生,在于忘我的那一瞬间,即美学上所谓的“静照”,以心无挂碍、空诸一切,超脱自然与尘俗的一点自觉,静观万象。万象如在镜中,光明莹洁,而各得其所,正所谓“万物静观皆自得”,这自得的、自由的各个生命在静默里吐露光辉。

(五)

我在努力寻求一种“真实” ,这种“真实”不是客观物质外形的模拟,而是表达一种内在的真实感受。在作画中,总是将理论与技巧深藏于心,然后去任情恣性的随意表达,只有自然流露出来的情感才是最真实的,也会感到倍加亲切、生动、和富有生命力。创新与突破是艺术创作的关键,换言之,也就是只有突破才能创新,只有创新才会使自己的艺术青春充满活力。

作为一个有责任感的画家,创造的形象要具有艺术的真实性,有了艺术上的“真”也就有了形式上的“美”,这种表现要让人看得懂,使人能接受。绘画只有形神兼备,才能创造真正的美,才能更好的使艺术家与观众沟通,做到雅俗共赏。

(六)

艺术创造需要作者真挚的情感,作品是在心理空间探求的过程中印下的痕迹。每个人都有一方自己的精神家园,当心灵包容了更大地域范畴与文化内涵时,精神家园的疆域便会更大。好作品要挖掘人物内心世界,力求准确细腻、生动传神,表达画家观察生活的独特角度和对人生的感受。最理想的画作,应该是画者将最能打动他的东西与“艺术规律”进行完美结合后创作出来的作品。在这个过程中,必不可少的是进行大胆的创新,以及从传统中吸取自己所需的营养。

(七)

俗语称“思想有多远,我们就能走多远”,画家不多读书,思想上没有更多提升,而只是停留在技巧上,必流俗沦为匠人。陆游曾说过写诗应“功夫在诗外”,我认为:对于画家而言,画画应“功夫在画外“。如果一天到晚不动脑筋地画,不可能得到真正的提高。这和人吃饭一样,偏食者营养肯定不全,也不可能有健康的身体。对于一个画家来说,艺术修养和动手能力同样重要,技术问题可以短时间解决,而提高修养却是一辈子的事。画家要提高修养,就得多读书。画家能不能成大器,最后看的还是画外功夫,只有多读书,修养够了自然成为大家。

(八)

从物象到心象,我己不满足于景物的真实,但求心灵的真实,那是一种人格化的追求,那是一片耕种于心田却无法用语言述说的精神家园。绘画既要重视传统,更应该追求当代的精神性,传统与当代应该是对立统一的。优秀艺术家的艺术修养是基于对博大精深的传统精神的深刻认识,以此为根基加之对时代精神的独特敏感的捕捉,是作品能否具有当代的精神性的前提。另外,写生也是把握作品当代性的关键。

写生是艺术与时俱进的原动力,写生是艺术能长期保持新鲜活力的基础,是作品体现当代性的主要手段。写生使我触摸到了艺术感觉,也磨练了我的意志,净化了我的心灵!写生不但让我体察了人性的婀娜,也沐浴了自然的芳香!写生使我感受到造物主的神奇,更感受到自然的魅力!(文/蔡华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