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璋的路——随想篇二则

当我十几岁时就想当“中国的列宾,苏里柯夫”,这个不适时尚的追求,在五十年代的中国,可就自找苦头了,所以说自我踏上艺术学子之路开始就处于逆境之中,我这个路璋的名字也就常被误认为“路障”了,正因靠了我的韧性,方才未被吞没,真是不幸中的万幸。直到七十年代末期,中国社会的历史性变革,给艺术家提供了复兴的机遇,我才开始走出了这个“迷魂阵”。后来,调入山东艺术学院任教,逐渐开始了我的艺术创作的“复苏期”。我承认自己的资分不高,但也不是低能儿,我善于思索和积累,不管顺境逆境从未放下过画笔,进入八十年代,我才挣扎起来,开始在中国画坛上浮出。1982年加入了中国美术家协会由于历史原因和个人的爱好,我特别热衷于主题性绘画,尤其是对大场面的巨幅历史画兴趣很浓,相继完成了《王尽美》组画、《邓恩铭》组画、《郭隆真》组画、《汉斯·希伯》组画、《油田组画》以及大量的肖像画,在省内外和全国性报刊发表,油画《唤起民众》在中国美术馆园厅展出,油画《基石》在全军美展中获“优秀作品奖”(最高奖),高焰、孙滋溪先生分别撰稿评论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发表,在专业刊物发表。尤其是山东在这个时期发起并组建了“山东油画壁画研究会”,并向全国推出了“山东风土人情油画展”,首次在中国美术馆展示了山东油画群体的实力,在中国画坛,尤其是油画界开始占有了一席之地,引起了学术界的广泛观注,在全国造成了一定影响,我入选的作品有《家乡水》、《鲁南金秋》、并在《美术》杂志、《文汇》月刊发表。从此便进入了“多产期”。1984年在第六届全国美展中巨幅油画《醒狮》、水彩丙稀画《仲秋》和《外国八路》三件作品入选,其中《醒狮》评为优秀作品而被中国美术馆收藏。也正值这个发华的时期,我却选择了另一条路子–进中央美术学院深造。

中央美术学院U字楼的空气对我产生如此大的吸引力,在这块艺术宝地,接受大师们的指导,受益非浅。我潜心研究了中外美术历史及现状,对以后的艺术观念和创作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从而推出我的两件重要作品,成为我的代表作品–《发亮的眼睛》和《曲阜古道》系列。1991年,我又完成历史画《夜、黑沉沉的夜》,入选“建党70周年全国美展”,在革博展出。

关于《发亮的眼睛》的创作,我是下过一番苦心的,这件作品中有我童年生活的影子,也是中华民族的历史悲剧。我是经过了近十年的构想而又是在较短的三个月里“一挥而就”、“一气呵成”的,是独特的艺术视角和艺术形式相契合并取得成功的一件代表性作品,尽管并非是完美无缺,但她毕竟是我的心血,奉献给我的朋友们。对于这件作品韦启美、戴泽、杨力舟、水天中先生、柯文辉先生都有衷肯的评介。现在收藏于中国美术馆,并收入了《20世纪中国美术》大型画集等多部辞书,画集。同样,关于《曲阜古道》系列作品的完成,也是在美院进修后的选择,第一稿是在美院结业展上展出,当时就引起师长们和学术界的关注,进而在首届中国油画展上展出我的《曲阜古道》之一,被中国美术馆收藏,这几年来一直在不断探索,相继推出了之二,之三……在形式上,语言上,材料上有所突破和创新,《曲阜古道》之一是最满意的一幅,正如邵大箴先生所说:“看得出他的古朴,简洁的油画语言有很大的潜力”(摘自92年6台湾《艺术家》文中)。这正是我吸收中国古代传统绘画的技法,结合西方油画的特长,在研究汉象画艺术和岩画艺术的基础上,追求古朴、简洁之画风,达到空灵、博大的艺术境界的一种尝试。当然,这些年来也完成了大量的风俗画、风景画、肖像画、静物画,还有历史画的创作,参于了国内外的展览交流,出版了个人画集。其中巨幅油画《世纪大典》(现藏中国国家博物馆)和《江泽民会见葡萄牙总统桑帕约》(现藏澳门博物馆)在国内外产生很大影响,《世纪大典》于2007年在香港苏富比国际拍卖中以1376万港元拍出。

然而,我最欣赏的是“起步”这两个字,我想对艺术家来说永远是起步,在一个画家面前放着的只有一块空白的画布,画家不画画又何称起为画家,不用扬鞭自奋蹄,而且要学着用青年人的胆识去画画,也许还有救,或许在21世纪中还有自己的立足之地,否则,便会被历史所淘汰,所以我以“起步”来自勉,开始新的创作历程。

“好汉不提当年勇”,2000年的《二十世纪中国油画展》已经划了一个句号。我以“起步”自勉,开始了新的创作历程,因为身体欠佳,不再画人物了。好多历史画的构想,也只好放弃,多以一’米之内的风景、静物画为主,画的轻松随意。多关注绘画本身的东西,注重色彩、构成、肌里、用笔、刀味、形式感、美感,在写实的基础上,吸收印象派,表现主义乃至抽象因素,结合中国传统绘画的意境、写意的手法、画的开心,也就足矣了!我是一个比较低调的人,不喜欢张扬,不愿意出头露面,喜欢默默地思考、读书、读画、静静地作画,生活上也很容易满足,凡事退后一步相待,古话说的好,一切随缘!自然真诚总比故弄玄虚的好,做人作画都一样。每天都是在“玩着画、画着玩”的心态中度过,就这样一张画、一张画的积累起来,近日, 由山东美术出版社出版了我的一本油画专辑,略见我近几年的面貌,这使我想起前几年和朱乃正先生通信中,朱先生写的几句话:“……翻阅画册与简序,对阁下之思绪颇有感,吾侪在瞬息变幻之现代潮流中当能尽力随进,已是难能可贵的精神”。这也算是对我们这一代人的寄语D巴!进入二十一世纪的我,依然在不断地耕耘,而且是只知耕耘。

作者简介

1939年生,祖籍临淄,现为山东艺术学院教授,山东油画学会顾问,山东美协油画艺术委员会顾问,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第七、八届山东省政协委员。
油画《基石》(合作)参加全军美展,获”优秀作品奖;油画《鲁南金秋》、《家乡水》参加”山东风土人情油画晋京展(中国美术馆); 油画《醒狮》、《中秋》、《外国八路》入选第六届全国美展;油画《发亮的眼睛》作品在 “建军60年全国美展”获”优秀作品奖”,入选第七届全国美展并获铜奖并在《现代中国美术展–中国第七届美术作品展优秀作品展》在日本东京、福冈等城市陆续展出。油画《夜,黑沉沉的夜》在中国革命博物馆参加”建党70周年展”;《曲阜古道》入选”首届中国油画展”在上海展出;巨幅油画《世纪大典》被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1991年主持绘制了人民大会堂山东厅《泰山》巨幅丙烯壁画。1984年曾在中央美术学院第二届油画研修班学习两年。曾在《美术》、《解放军报》、《人民日报》、《文汇》等刊物上发表自己的作品,多张作品被中国美术馆、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收藏,1988年在北京举办首次个人画展。